创业大佬说贾府女孩子们的日常生活《红楼梦入门》之人物时间地点

袭人之薄命:辛勤用功数载而一朝成空想

大观园哪位丫鬟不穿“制服”?
重点学科知识,四大名著《红楼梦》导读
刘姥姥游大观园,这些细节你看懂了吗?

作者:白石58

《红楼梦》既然以宝玉为一号男主角,那么袭人就是一号丫鬟。这个一号丫鬟在小说中还是很受其他人物欢迎的,但是在读者群中争议很大,褒少贬多。她的故事很长,经历了贾府由盛到衰的过程。让我们从作品实际出发,来评说一下袭人其人其事。

袭人安慰黛玉不要介意宝玉摔玉

袭人的经历,用现代的话来说,就是苦孩子逆袭取得初步成功,然而最终还是失败了的一个故事,所以作者仍然将她归入薄命司。其实,在那些大丫鬟中,想想司琪死了,鸳鸯死了,晴雯也死了,她的结局应该是很好的了。虽然,那种结局并不是她想要的。

所以作者给她的判词是:枉自温柔和顺,空云似桂如兰。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。

这个判词已经揭示了她的前途命运,一切努力都是空忙。

温柔和顺的袭人

袭人是个头脑很清醒的丫头,知道自己要什么,也知道该怎么去要。晴雯与之相比,晴雯也知道自己要什么,但不知道该怎么去要,所以她“霁月难逢,彩云易散”。而袭人呢,则是“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”。可见作者对她的评价还是比较肯定的。得到了她的优伶琪官是有福之人,谁知公子无缘?是一种意外的语气。想当初都以为袭人铁定了是宝玉得意的侍妾无疑的,谁知最后嫁了琪官啊。

宝玉到袭人家探望

袭人在年长的主子们的眼里,她是最忠诚的丫头。心思专一,照顾谁心里便只有谁。所以她得到了“忠诚不二”的标识,对她特别放心。正是因为贾母的极度信任,她才有可能到宝玉的身边。

如果说袭人所做的努力,都是因为有自己的算盘,心机重,这个也是不符合事实的。应该说,她所做的努力中,是包含有很大的感恩情感的。她从一个吃饭都不能保证的家庭卖进贾府,现在吃穿都与主人一样,还得到了主人的信任,她很知足很感恩的。因此她也确实做到了尽心尽力,丝毫不爽。不说别的,仅仅是伺候宝玉的那块玉,她就不知花了多少心思。

袭人每晚将通灵宝玉收藏好

每天夜间宝玉临睡前从他脖子上摘下通灵宝玉,用自己的手帕包好,塞在褥子底下,怕的是宝玉次日佩戴冰不着脖子。在长期的相处中,她与宝玉的感情是真挚的,亲人一般的。

在通灵玉丢失之后,袭人更是吓得疯傻了一般的,又是哄又是拷的问贾环、搜遍丫环,闹得人仰马翻。可见这块玉不单是宝玉的命根子,也是袭人的命根子。

袭人是买来的丫头,而且是买的死契,是不能赎回的那一种。与其他丫鬟相比,虽然不是家生子儿,也不是陪嫁丫头,但出身上也没什么特别可以依待的。

但是袭人有着比较好的前瞻,而且以大观园的价值观来看,她美好的前景可期待。她跟着的是大观园内最有前途和希望的男主角,而且年轻相貌俊美与她投契。

相比之下,鸳鸯虽然跟着老太太,而老太太似乎权威最高,但是毕竟日暮西山;平儿虽然拿着王熙凤的钥匙,可是毕竟是跟着太厉害的女主人,当的是比较尴尬的通房丫头,有立于围墙之下的危机;司琪跟着二小姐,二小姐又是个没主意在贾府也没地位的主子,将来还不知道要嫁往哪里,所以相对而言,她的前景要美好许多。她也没有遭遇司琪、鸳鸯、平儿遇到过的那些尴尬。

她能平心静气忠心耿耿地伺候宝玉,以待时日,这个也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原因。

当然,她也有潜在的危机,那就是将来宝玉娶什么样的女子做夫人,将决定她一辈子的生活质量。在这点上,她非常清醒。

评说袭人,至少有两个事情是必须加以分析评说的。

第一个是与宝玉初试云雨情。关于这个书里写得很清楚,宝玉做了春梦,梦中与秦可卿缠绵,那是一次性启蒙,回忆梦中情景,意犹未尽,强拉袭人试了一回。袭人想自己贾母是将她给了宝玉的,所以才答应了他的要求。自此之后,他们的关系更切近了是不必说。

袭人本是个有分寸的丫头,毕竟她们的关系还没有明确,做这件事不能说是很正当的,她那么想也不过是自我安慰,所以说她一点私心也没有,也不符合实际。她是爱宝玉的不用说,经过这件事,她与宝玉的关系更近了一步,她也是心知肚明的。所以她心里应该有个权衡的。以后他们之间还有这种事情没有,书中没有再直接写。但是他们彼此早已将对方视作相伴一生的人,宝玉虽然爱的是黛玉,但也从来就没有忽略袭人的存在。黛玉也开玩笑喊她嫂子,也从不吃她的醋。她与宝玉的关系是比较牢靠的,也是大家认可的。

第二个事件是劝说王夫人将宝玉搬出大观园,有挑拨离间,损人利己的嫌疑。这个要结合事件发生的背景来看。这个事情发生在第三十四回宝玉挨打之后,而在第三十二回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发生了宝玉向黛玉诉肺腑表白爱情的事情,而且被袭人撞了个正着。

袭人遇到向黛玉表白的宝玉

而且当时黛玉走后,宝玉还在迷糊之中,拉着前来送扇子的袭人说:“......只等你的病好了,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。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。”袭人听了这话,吓得魂消魄散,只叫“神天菩萨,坑死我了”。便推他道:“这是哪里的话?敢是中了邪?还不快去。”宝玉一时醒过来,方知是袭人送扇子来,羞的满面紫涨,夺了扇子,便忙忙的抽身跑了。这里袭人见他去了,自思方才之言,一定是因黛玉而起。如此看来,将来难免有不才之事,令人可惊可畏。想到此间,也不觉怔怔地滴下泪来。心下暗度,如何处治,方免此丑祸。

接着是宝钗来了,因为她也看到宝玉神色不对忙忙地走了,又看见袭人在这里发呆,几次套袭人的话。但是袭人说是在看两个雀子打架呢,又说宝玉是被老爷喊去了,等等,一字不露,替宝玉圆场。

很显然,袭人经历了这几件在她看来非常可怕的事情之后,她认为宝玉当前面临着诸多的危机,深思熟虑之后才与王夫人建议将宝玉搬出大观园的。理由也是冠冕堂皇的,说是姊妹们大了,在一起不方便云云。看了袭人这么一长段话,就知道袭人有多么会说话。

袭人向王夫人进言

王夫人很感动,将宝玉交给袭人

首先,从宝玉挨打这个当前话题说起:“论理,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;若老爷再不管,将来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情来呢。”说话前后,吞吞吐吐,欲擒故纵,引得王夫人一路追问。然后引向她最想说的关于“搬迁”的话题上去。

说话中处处为家长着想,处处为宝玉着想,事情的要害点明了,也表了自己日常劝谏的功劳,又不涉及任何具体的人。而王夫人听了这些话,却如雷轰电掣的一般,正触了金钏儿之事,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。王夫人感慨道:

我的儿,你竟有这个心胸,想的这样周全。我何曾又不想到这些,只是这几次有时就忘了。你今儿这番话提醒了我,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名声体面,真真我不知道你是这样好。——罢了,你且去吧,我自有道理。只是还有一句话:你今既说了这样的话,我就把他交给你了。好歹留心,保全了他,就是保全了我。我自然不辜负你。

这些情节很显然地,这个事情虽然是由一些背景事件引发的,她作这样的处理,似乎情有可原。但是袭人对这个事情不是简单处理的,而是观察很久并且思虑很久而提出的一个解决方案。深思熟虑中,更加可以看到袭人的谋略。这次汇报有几个意义:

一个是为了保护宝玉的声名。虽然她自己也与宝玉有事情,但是在她眼里,那不算什么。的确,少爷与贴身丫鬟有什么床上的事情,的确在贾府不算很大的事情,但是,少爷与小姐有什么事情,就是很大的丑闻,是伤风败俗的事情,豪门贵族是绝不能允许出这种丑事的。

第二点,借此表功,一定会有回报,这个回报直接关系到袭人的前途。这个袭人应该是非常清楚的。

第三点,宝玉的正妻大概会是谁,也是袭人关注的问题。现在已经很明显的是宝玉爱黛玉,假使这个真能成功,袭人是不乐意的。因为她知道,黛玉孤高自许,不是那么好相处。并且经常眼泪不干,身体不好,她站在爱护宝玉的立场上,也不会接受黛玉。现在搬出去,至少暂时可以减少他们的往来。

所以,要说到袭人的心机,以及损人利己应该主要表现在这次事件中。在她看来,这样处理,宝玉得利,她自己也得利,也是在替家长分忧。袭人的这次进言,是王夫人后面抄检大观园的一个重要的原因。这次抄检大观园,一批丫鬟成了牺牲品。

宝玉怀疑袭人向王夫人告密

然而,她费尽了心思,几年辛苦,但毕竟她一介丫鬟,局域于大观园之内,不知道贾府的危机之下,这些小小的努力,完全改变不了宝玉的命运。虽然她对宝玉把控得很好,时不时地闹点小性子来约束宝玉,甚至拿自己要赎身回家来要挟宝玉,督促他听家长的话,好好读书,但她却不真懂宝玉的心。

所以,最后宝玉的出家,完全是在她的意料之外。勤奋用功几年,一朝宝玉出家,全部变为空想。

注:署名“白石58”的皆为作者原创文章,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尊重作者版权,抄袭必究!

责任编辑:创业大佬说